绝对独家:暴走漫画创业故事

导语: 深度访谈王尼玛和王尼美,告诉你暴漫的8年是如何度过的。

劣币驱逐良币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。王尼玛认为看似劣币的学生群体是真正的消费人群。拥抱低龄用户是他做过最重要的决定之一。如果当时他有一些纠结,把主流的东西不断地往上引,可能就把自己堵死了,消费人群只有那么小。他问自己,新浪微博开始不是要做Twitter吗,显然也没有做成,但是活得不是好好的?
他认为和投行运作地产项目是一样的,甚至地产和网站对他来说都差不多,看的全是流量。一个高档Mall建好,涌入了一堆小学生来撕名牌,怎么办?王尼玛说,商品重新排列,继续迎接他们。
但是王尼玛的情怀还在。他想放大年轻人的兴趣,为这些人做些实事,所以采用了一种曲线救国的方针,用不同的产品类型涵盖不同的用户群。App是9~24岁,微博是18~30岁,“大事件”能覆盖到45岁以下。
其实王尼玛是个有野心又现实的人。他很早就给自己做了定位。用户有三圈,第一圈是死忠粉,第二圈是泛品类粉,第三圈是路人粉。他很怕暴走成为一个小众的产品。即将推出的每一款产品就像打弹珠,都在力求精准地打到第二圈。但是第三圈就比较困难了,因为公司现在还很小,去年70个人,今年270个人。
还有一个重要决定是做“大事件”。暴走的一个公号曾被微博管制误伤。他们当时有着强烈的不安全感,认为很多成绩是会一夜消失的,如果没有不断尝试,可能和那批被关掉的公号一样悲惨。
优酷是“大事件”的独播方,也是暴走的一位贵人。但王尼玛开始并不清楚自制剧这个江湖到底是怎么个情况。2013年,他看到视频巨头们自己纷纷做自制剧,它们究竟是赛手还是裁判,或者只是场地提供者?
王尼玛抓到了优酷土豆CEO古永锵的出现时间,在一个活动中,古永锵从台上走下,他冲上去直接问:“优酷到底想做什么?”古永锵对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胖子很认真地回答:优酷要做基础设施,你盖楼你赚钱,我们只收过路费。

王尼玛相信了古永锵。按照他的判断,很多公司在继续扩大版图的路途中,都要让自己变成基础设施。YouTube把自己“改没了”,腾讯qq开机页面不再是微笑的企鹅而是个轮廓,大家为了支撑更大的野心,都在去个性化、去标签化。
在他看来优酷也是这样。优酷作为平台会全力支持大事件,假如有一百个大事件在平台里,这个平台不就搭成了吗?他这才和优酷开始了深度合作。
找古永锵“蹭回答”的胆子是在大学时炼成的。他是校报编辑,校报在伦敦政经的监督作用非常强,有次他为了调查一位宿管对私闯宿舍的不作为,特意闯进去钓鱼执法,后来那位宿管被学校开除。

王尼玛一直非常支持各种机构对暴走内容的监管,优酷让砍哪些内容他就砍哪些。其实他是个可以“入世”的人,有站队意识,但同时又有棱角,触及底线就容易被惹毛。我见过这个胖子被“惹毛”的景象,只因为一个问题涉及到他的底线就火药味十足。这样的性格是会得罪人的。据说暴走的几位主创都是这种性格,说得不爽就拂袖而去。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80349000:2018-02-22 20:29: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