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对独家:暴走漫画创业故事

导语: 深度访谈王尼玛和王尼美,告诉你暴漫的8年是如何度过的。


回国后他的性格变了很多。最近他要回一趟伦敦,因为家还在那儿。其实是他们的小狗蛋蛋还在伦敦,这次要把蛋蛋带回来。这一次,对他们来说,才叫彻底的回国创业。
————暴漫离钱有多近的分割线————
男女生搭配创业,配置一般是女生貌美如花,专注做产品或者市场,男生赚钱养家,思考那些所谓的格局,与投资人喝喝茶。王尼玛对赚钱这件事想得很多,但他是明显的“有所为,有所不为”,把验证过的能力揣到兜里,不到万不得已,不会使出来。
再一次引用知乎网友的评论,而且又是拿万合天宜和暴走来比较:它们俩一个软广做得风生水起,另一个憋着能不做就不做。大事件不喜欢做软广,反而要做“假广”,比如唐马儒的“肯打基”,张全蛋的“富土康”。

现在暴走的收入来自广告、游戏和少量衍生品。“大事件”观众清楚记得导演王蜜桃离职,他在微博上po出了一封长微博,说自己转行去了一家游戏创业公司。王蜜桃的理由是,暴漫的自制剧离钱还是远。王尼玛想挽留,解释暴走离钱并不远。但是他并没有说服蜜桃。
先说广告的问题。为什么宁可做硬广、恶搞的“假广”也不喜欢做软广?这个胖子翘着腿,瘫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说,镜头前、镜头后,自己都不喜欢假的东西,包括他挑演员也要演技清新自然,张全蛋、唐马儒个个都像本色出演。
听起来是有点偏激和精神洁癖。为什么软就代表着假?同事对他的偏见却是喜闻乐见的,因为软广让人头痛,客户的介入会把视频团队自认为100分的创意减到60分。他们曾经向客户提出:再逼我们,我们就把钱退回去。
游戏是他认为可以正大光明去赚的钱。最近上线的《天天暴走》是暴走自己开发的,选择了一种跑酷游戏,里面植入了“大事件”暴走明星人物的元素。赚这笔钱,王尼玛就认为必须打到第二圈,大众化、好玩,最好是高活跃度、低ARPU值。
低ARPU值,又是因为他不希望用户产生“看,暴走来做游戏坑钱了”的感觉。他用“我要做良心游戏”不停给自己洗脑。
暴走曾经做过一款《暴走无双》,是与北京的一家公司合作出品的“换肤类”游戏,对方开发,暴走提供素材。开始他们想得比较简单,没想到素材的提供非常复杂。那一次,整个团队都“上纲上线”地认为,终于要用游戏认真地赚一次钱了。王尼美用Excel定了一系列详实的推广计划,自认为当时是Excel操作水平的顶峰状态。第一个月流水一千五百万元。
但是王尼玛觉得这次尝试产生了一些坑钱感。
王尼玛和王尼美其实并没有体会过非常窘迫的感觉。尽管暴走曾经有3个月开不出工资,但是那时候投资已经签好,只是要忍过3个月而已。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我司的上海办公室,那时他来谈融资,然而很幸运,或者说王尼玛足够有资本意识,也同样受到资本青睐,此后暴走一直能够连续融资。它的天使投资人周冀赞叹,经常是自己都不知道呢,暴走就融了又一轮。
他们应该也不会喜欢完全没钱的感觉。在英国时,周冀打来投资意向的电话,他俩商量是继续留在投行还是直接回国创业,后来他们采取了折中措施,一边工作一边创业,不至于交不上伦敦的房租。当然,这也导致王尼玛越累越胖。
小英哥加入暴走之前在创业,从事保险行业。给王尼玛这个老同学帮了几周忙之后,他留下来,因为感到“暴走会是一家越来越好的公司”。他和同事私下勾勒过暴走的未来,可能是个XX,同事说,no,王尼玛把这一切想得更大,他想把暴走做成“XX+XX+XX”的模式。

所以,投资人青睐王尼玛,和他的vision有关。他和王尼美希望功成名就之后建立一支文化产业基金,因为中国的文化内容还大有可为,中国人为个性所花的钱还太少。电商都在打价格战,O2O解决了懒的问题,但是个性化的消费还没有升级。他相信人们会愿意为彰显自己个性的产品花超多的钱。
这不就是粉丝经济吗?一个抱枕的价格很low,一个被唐马儒坐过一次的抱枕就不一样,粉丝还会嫌价格太低:怎么能把俺家唐马儒的身价标低呢?靠“开光”飚出高价,谁在这么玩?日本的粉丝经济当中,衍生品都是限量版的,明星也不能随便给粉丝签名,经纪公司把衍生品的收入紧紧抱在怀里。
但是王尼玛现在还不打算认真去做衍生品,他对现在暴走的衍生品质量不满意。
这个胖子实在难搞。谈赚钱,如果不谈未来的畅想而只是谈现在,还不如拍片让他兴奋。
应王尼玛和王尼美强烈要求使用官方CP名衔。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80349000:2018-02-22 20:30: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