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村产权交易市场遍地商机 盈利模式难寻踪

导语: 几乎把与农村土地流转相关的事都摸索了一遍。然后,聚土网否定了一些目前的流行做法,也减掉了明显存在巨大刚需的业务线。

支付是待解难题

与其他一些土地认购产品不同的是,聚土网给每一亩地都办理权证,把每一亩地的经营权流转给用户。聚土网负责及其合作伙伴与各交易所、地方林业局等机构去办理这个证件。
但做直营仍需要大量投入。“做直营投入人力、物力非常大。”田靖隆说,“最大的难点在于流量的获取,要让人人都来这里当地主。而且,这不是体验式的过家家,是有权证的。”
但这件事当时卡在了一个环节上,就是支付。聚土网目前和银行合作做资金监管支付。比如普洱茶的土地,八万多的流转费用,买主先通过平台付部分土地费用给卖主。余下的产品费用,到每一年收到货的时候再逐步支付。
尽管买家都愿意做监管支付,但是很多卖主不愿意接受资金监管支付。聚土网最近在一个项目当中遇到的支付问题就是,卖家担心把土地流管托管给买家20年,买家做了10年之后,后面10年买家没有支付怎么办?这时,卖主要求平台担终身责。“我们主要就是卡在这上面了。”田靖隆说。
他反复考量这件事,最后总结其实这就是一个信任的问题,那怎么让用户更愿意把款打到监管支付账号上?除了懂法律法规,还要有经验,懂得农户想要什么。他去很多村跟农户算过一笔账,结论是土地流转之后,农民肯定是增收的。于是,他现在流转土地过程当中,就会一直告诫作为买主的农村经营者一个道理——要尊重农民。虽然土地他流转给你了,但他可能仍然感觉那个土地就是他的。

拿地不难,最难的是农民毁约

经历了十几个农民毁约的烂单子之后,田靖隆总结出了拿地不难,难的是怎么防止农民毁约。
聚土网签土地流转合同时,最开始是跟每一家、每一户去签,只要是农民愿意做土地流转,聚土网就签,然后到村政府那里打个招呼,在合同上盖个章就可以。但这样的坏处是村政府对这个流转交易不负责任,一旦农民要毁约把地拿回来或者要涨价,几乎拿他没办法。于是,田靖隆之后调整了做法,一定要让村介入进来,主要是跟村委会签。跟村里达成协议之后,村政府要召集农户同意流转。这就相当于土地流转到村,聚土网再从村政府手里流传过来。跟村委会签合同的时候,也有要求,就是必须每一家的户主到场跟村委会签,相当于签订一个三方的合同。这样一来,包括镇土地流转中心都参与进来了。
聚土网的操作流程跟农村土地交易所的操作流程是一样的。比如说,一块土地要流转,公开流转、挂牌流转,你必须有三分之二的村民同意,必须村集体同意,必须征得镇的同意,甚至有的地方要到县的农业服务中心备案,聚土网也要走这个流程。这个政策目前在云南省有改变,土地再次流转的时候,就不用通过村了。但像目前的重庆,你再次流转,就必须要通过村镇。
上述过程颇为繁琐,需要买家、聚土网和村委会达成一个契约。跟村委会达成协议之后,类似至少100亩、200亩的土地流转问题,迫于是规模性的,就面临着更多问题。
村委会、镇农业服务中心,现在在土地流转过程中有着确权的职责。同时,他们又是本地的基层组织,解决农民毁约的问题会更顺畅。
“土地直营相对来说可能是聚土网短期发展的方向,长期来说,我们还是要做农村产品交易的。其实现在有5家机构愿意深度地把它整个交易系统放到我们平台上。”田靖隆说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80349000:2018-02-26 09:36:44